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法制频道 >> 社会与法

严重超员超速“入刑”新规实施难点分析及应对策略

      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12月1日奉新讯(邹仕松)备受关注的刑法修正案(九)于2015年11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将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危害交通安全的情形纳入危险驾驶罪。新的规定为依法惩治严重交通安全的危险驾驶行为,预防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保障道路交通安全,保护公民生命安全和公私财产安全提供了重要法律依据,是我国法治交通向前迈出的重要一步。

      道路交通安全管理部门是实施道路交通安全法律的主体,而基层交警大队处在执法的第一线,在实施一系列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新规的实践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新情况、新问题。本文就基层交警大队(不含高速)实施特定车辆严重超员、严重超速危险驾驶罪将会遇到的难点问题进行分析并提出应对策略。仅为一家之言,是为陋见。

      一、难点分析

      (一)“旅客运输车辆”无论是“特定”还是“泛指”,将会出现新法执行上的“尴尬”。所谓“旅客运输车辆”,人们理解它为收费后把人从甲地运输到乙地的专用车辆,如长途客车(又称省际客运)、班车(又称县际客运)、旅游专用车、城乡公交车、出租车(又称“的士”)、“打的”面包车以及县级城市允许运营的三轮或四轮小型机动车(又称“摩的”)。“刑九”虽然实施,但《关于办理危险驾驶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称之为“司法解释”)还没有公布,所以,公安部交管局于2015年10月30日下发了《关于稳妥执行刑法修正案(九)关于危险驾驶罪补充规定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从严掌握立案标准,提高立案门槛。从“旅客运输车辆”严重超员“入刑”来看,“司法解释”假如包罗以上车辆,城市公交有“超员”规定“特权”,农村公交为方便群众出行“超员”怎么办?都是“公共交通”,应该同一对待,可农村“公交”与城市“公交”在“路况”上又有很大的区别,农村道路隐患多,严重超员易导致重特大事故发生。如果“司法解释”旅客运输车辆不包括“城乡公交车”,那农村公交车严重超员重大安全隐患问题将会失管失控。

      (二)“入刑”的不会“严重超员”,“严重超员”的却入不了“刑”。先说说“校车”。近年来,对“校车”管理是刚性的,从管理层面来看,国务院2012年4月5日颁布了《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从立法层面来看,“刑九”把校车严重超员纳入危险驾驶罪。作为校车使用人或校车所有单位,明知超员1人将被罚款500元~2000元,超员20%情节较重将被罚款2000元~5000元,如执法部门就低不就高处罚也难以承受,何况还要对驾驶人和管理人进行处罚。这样的“高压线”会有几人敢碰?“严重超员”更无人敢越“雷区”半步。从目前各地使用国标专用校车情况来看,“严重超员”问题受到执法部门处罚的鲜见媒体报道,查处的都是一些“黑校车”。事实上,农村私立幼儿园使用国标专用校车接送学龄前儿童,是以员额的多少确定使用多大的专用校车,“严重超员”问题不可能临时出现。再说说“旅客运输车辆”。就长途客运和县际班车而言,客运公司源头管的紧,执法部门路上查的严,加上《道路交通安全法》提高了处罚幅度,增加了资格罚、人身罚和财产罚。作为车辆经营者,不会淌这“深水”做亏本生意;作为车辆驾驶人,不会因此丢掉半年的“饭碗”并受15日的牢狱之苦,更别说去踩“危险驾驶罪”这条法律“红线”。恰恰是那些面包车搞地下“客运”严重超员而无所顾忌,执法部门一旦查获只有重罚,因不是法定的“从事校车业务或旅客运输”车辆而无法以“危险驾驶罪”入“刑”。

      (三)“严重超速”因设备和警力所限难以取证。“严重超速”的认定,其证据取得的渠道主要是固定式监控设备自动采集和移动式测速设备测速。而固定式监控设备基层交警大队不能擅自安装,更无巨额财力投入,多是采取移动式测速,因设备和警力所限,限速路段难以做到移动式实时测速,很多“漏网之鱼”游离于“法网”之外,法律将失去刚性约束。

      (四)路况“千差万别”限速难以“路路俱到”。专用校车和农村公交车绝大多数是在乡村道路上行驶,而乡村路况“千差万别”,每条规定线路做到“限速”容易,竖立“全程限速”提示牌即可,但全程路况不一样,限速行驶只能靠驾驶人良好的法制观念和尊重生命的高度负责精神。再则,乡村公路特别是山区公路急弯、陡坡、临崖傍水和行车视距差的路段较多,即便有“减速慢行”的警示牌,鲜有校车、公交车限速规定,此类车辆一旦在此类路段发生交通事故,“严重超速”的证据难以认定。所以,“千差万别”的农村道路做到“路路俱到”限速规定很难,更难的是“危险驾驶罪”难以适用农村道路上行驶的校车和客运车辆,因为无法进行实时监控而取得合法证据。

      (五)“严重超速”认定难以确保当事人没有异议。“刑九”对办理“严重超速”刑事案件证据的合法性、规范性、科学性提出了更高要求,特别是道路限速标志将作为认定严重超速危险驾驶犯罪行为的重要依据。农村道路限速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限速过低或限速标志标线设置不规范、不合理,当事人有权对“严重超速”的认定依据提出异议。测速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设置不科学、不规范、不合标准,固定测速交通技术监控设备设置地点未向社会公布,测速路段未设置测速警告标志,交通技术监控设备未依法检定、逾期未检定或者检定不合格等而采集的信息,依法不得作为办理“严重超速”刑事案件的证据使用。如当事人提出以上方面的异议,办案单位如何用无可辩驳的依据证明采集的证据合法?如何保障当事人的知情权和话语权?如何维护法律的公平正义?

      二、应对策略

      (一)农村公共交通不宜使用站式无人售票车辆。众所周知,站式无人售票公共交通车辆是不受“超员”限制,特别是城市公交车在上下班高峰时段除非实在是挤不上人才关车门,这样的“严重超员”是属于“法外别论”。而农村公交车就不能“学样”,要考虑多种不利因素,特别是路况、车况、天气和混合交通构成的复杂情况,会埋下重大交通安全隐患,应当使用额定乘员的客运车辆。

      (二)从事地下“客运”的面包车“严重超员”当以危险驾驶论罪。媒体时有报道,一辆限额7人的面包车挤入多少多少人,超员200%或300%,特别是当作“黑校车”使用,“严重超员”屡见不鲜。“司法解释”应当把这种“严重超员”列入校车和旅客运输车辆危险驾驶罪范畴,不能让这种形情逍遥法外,以“开出万元罚单”了事。

      (三)终端实时监控要延伸到执法部门。专用校车和旅客运输车辆都安装了车载监控设备,但终端实时监控设备安装在客运公司或校车运营公司,一旦发生“严重超员”危险驾驶犯罪行为,执法部门难以及时发现和及时取证,而客运企业为保护自身利益不可能自我“揭露”,加上“严重超员”变数很大,随时都有“减员”的可能,执法部门很难捉住“严重超员”的“把柄”。所以,终端实时监控应当接入基层交警大队。这样会有“三个有利”:有利及时发现“严重超员”危险驾驶犯罪行为,有利证据固定,有利司法部门对“严重超员”危险驾驶犯罪行为负有直接责任人按照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从而彰显法律的威严。

      (四)开发并安装“车速记录仪”。“严重超速”是“速度”犯罪,在没有固定自动测速和移动设备测速的路段,“严重超速”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只要不发生重特大交通事故,法律只能“望车兴叹”,即使执法人员在执勤执法过程中发现“严重超速”嫌疑,因证据无法及时固定,也只能“束手无策”。笔者建议,道路交通管理高层指定软件开发部门尽快研制“车速记录仪”,强制性安装在校车和旅客运输车上,如同强制性安装车载监控设备一样,起到飞机上“黑匣子”作用。“车速记录仪”要有三大功能:自动实时记录车速、可调行车速度指数、自动报警。其作用有四:一是作为“证据”可应对“谁主张谁举证”。假如执法部门有证据证明“严重超速”而当事人提出异议,“车速记录仪”记录的速度数据便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二是交警部门能公正认定重特大交通事故责任。假如校车或旅客运输车辆发生重特大交通事故,怀疑是超速或严重超速而造成,可提取“车速记录仪”的数据作为依据,避免由“技术专家”鉴定后作出责任认定引发诟病;三是车辆行驶到限速路段实行“限速”提示。车辆进入限速路段,驾驶人按照限速标准调整“车速记录仪”上的速度指数,当车速超过限速标准10%就自动报警,提醒驾驶人减速行驶;四是可及时处置流动中的“严重超速”犯罪行为。假如执法人员在执勤执法过程中发现车辆有“严重超速”犯罪嫌疑,可通知嫌疑车辆将要经过的执勤执法卡口上的民警进行拦截,提取该车上的“车速记录仪”数据来认定驾驶人是否犯“危险驾驶罪”。

      (五)合理、科学、规范农村道路限速设定、限速标线施划和限速标志设置。农村道路大批量安装测速交通技术监控设备不现实,但施划限速标线和设置限速标志投入少、作用大。只要限速设定合理、提示标志安装规范、重点路段技术监控设置科学,所采集的“严重超速”信息,便可作“危险驾驶罪”证据使用,反之,就缺乏“刑案”办理的“铁证”。

      虽然严重超速超员列入危险驾驶罪,作为校车和旅客运输车辆驾驶人,要把法律时刻牢记心上,踩好“油门”、把住“刹车”,别让自己跌入犯罪“深渊”;作为校车和旅客运输车辆所有人、管理者,不能以“超员”获取“利益最大化”,尊重生命、远离危险才是真正的“利益最大化”。但愿这条法律永远“无用武之地”,这才是立法的本意和初衷。